史话牡丹

history of peony

网站首页 - 史话牡丹
      “牡丹聚天地之灵气,日月之秀色,万卉之姿韵,为天下人所珍爱。”是我国传统的著名花卉,在世界园艺史上也占有一席之地。达尔文曾在《动植物在家养状况下的变异》一书中谈到:“牡丹在中国已经栽培了 1400年。”其实中国牡丹的栽培历史还要久远些。在我国古老的《诗经》中就有“赠之以芍药”之句。这“芍药”之中,就包括着“牡丹”之意。因为宋.郑樵在他著的《通志》一书中曾说:“牡丹初无名,依芍药得名,故其初曰木芍药。”看来牡丹与芍药早就被古代的人们所发现了。
        牡丹为我国园艺化较早的木本灌木花卉之一。但它最初由野生变家养的过程,还是从人们发现了它的药用价值开始的。魏.吴普《神农本草经》中记载:“牡丹味辛寒,一名鹿II、一名鼠姑,生山谷。”在甘肃省武威县发掘‘东汉早期墓葬中,发现医学竹简数十枚’其中有牡丹治疗“血瘀病”的记载。
         而牡丹作为观赏植物栽培,至少始于南北朝,据唐代·韦绚《刘宾客嘉话录》记载:“北齐扬子华有画牡丹极分·明,子华北齐人,则知牡丹花亦矣。”又据《太平御览》谢康乐说:“南朝宋时,永嘉(今温州一带)水际竹间多牡丹。”自从“牡丹”这一名称的发现,标志着牡丹栽培史的开始,据明代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说:“牡丹虽结籽而根上生苗,故谓‘牡’(意谓可无性繁殖),其花红花故谓‘丹’。”这说明“牡丹”栽培最初从要用进行栽培繁殖的。
       隋代,牡丹的栽培数量和范围开始逐渐扩大,在民间栽培的基础上,当时的皇家园林和达官显贵的花园中已开始引种栽培,初步形成集中栽植观赏的场面。据《隋志·素问》记载:“清朝次五日,牡丹华。”据唐·韩偓《海山记》记载:“隋帝辟地二百里为西苑(今洛阳西苑公园一带),诏天下进花卉,易州进二十箱牡丹,有飞来红、袁家红、酔颜红、云红、天外红、一拂黄、软条黄、延安黄、先春红、颤风娇……”
       当时,是否出现了这么多的品种(品名)还有待考证,但是,有一点可以肯定,隋都西苑种植牡丹与隋炀帝广泛收集民间的奇花异草有关。
       历史有它的连续性,唐时众多的牡丹品种(多种花色和瓣化程度较高的牡丹)的出现并非一朝一夕,而是在劳动人民长期栽培中不断演化而出现的。
       唐代社会稳定,经济繁荣。唐都长安的牡丹在引种洛阳牡丹的基础上,得到了迅速的发展。当时已出现了种植牡丹的花师(专家)。据唐·柳宗元《龙城录》记载:“洛人宋单父,善种牡丹,凡牡丹变易千种,红白斗色,人不能知其术,唐皇李隆基召至骊山,植牡丹万本,色样各不同。”当时的“艺人”因受社会所限,生活所迫,所掌握(或祖传〉的“绝技”是从不外传的。所以,宋单父种植牡丹的“绝技”使后“人不能知其术”。伹是,从植钍丹一万本(株),色样各不同”来看,牡丹的栽培技术已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平。
       在唐代,官廷寺观、富豪家院以及民间种植牡丹已十分普遍。据《杜阳杂俎》记载:“高宗宴群臣赏双头牡丹”;《西阳杂俎》中也载“穆宗皇帝殿前种千叶牡丹,花始开香气袭人”;《剧谈录》载:“慈恩寺浴堂院有花两丛,每开五六百朵,繁艳芬馥,绝少伦比。”当时,刺激牡丹种植业发展的原因,不仅是牡丹被众多的人们爱戴,有一定的观赏价值,而且有较高的经济价值。“人种以求利,本有值数万者。”《《唐国史补》》;“一丛深色花,十户中人赋”(白居易诗〕。由北看来,大置栽培、培育出众多的品种,这是牡丹花的瓣化程度提高,花型、花色增多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       在栽培方而,已开始尝试牡丹的熏花(促成栽培),据《事物纪原》记载,“武后诏游后苑,百花俱开,牡丹独迟,遂贬于洛阳。”这虽为传说,但从中可以领悟到“牡丹独迟”的原因。从现代栽培的角度讲,可以推测,当吋的人们还没有真正掌握其生长规律而造成熏花的失败,使其不能与其他花卉同放,当然,这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。至于说是否被贬到洛阳,那不过是传说而已。
       作为唐朝东京的洛阳,从初唐到五代十国的后唐,牡丹种植业都在不断的发展,其规模不亚于长安牡丹,据宋• 陶谷《清异录》记载:后唐庄宗在洛阳建临芳殿,殿前植牡丹千余本,有百药仙人、月宫花、小黄妖、雪夫人、粉奴香、蓬莱相公、卵心黄、御衣红、此举龙杯、三去紫等品种。
       总之,隋唐时期已将野生牡丹驯化栽培,并将民间的药用牡丹转为庭院中的观赏牡丹。
       宋代,牡丹栽培中心由长安转移洛阳,栽培技术更加系统、完善。出现了一批理论专著,对牡丹的研究有了很大的提高。这一时期的著作有欧阳修的《洛阳牡丹记》;周师厚的《鄞江周氏洛阳牡丹记》、《洛阳花木记》;张峋的《洛阳花谱》等等。记述了牡丹的栽培管理,其中包括择地、花性、浇灌、留蕾、防虫害、防霜冻以及嫁接、育种等栽培方法。总结出一整套较为完整的成熟经验。《洛阳牡丹记》中载:“种花〈牡丹〉必择善地、尽去旧土,以细土用莞尔一蔹未一斤和之。” “白蔹能杀虫,此种花之法也。”《洛阳花木记》中载:“凡栽牡丹不宜太深’深则根不行、而花不发旺,以‘疮口’ (根茎交接处〉齐土面为好。”由此可以看出,当时对栽培牡丹十分严格,从选地到种植都十分讲究,这也许是“洛阳牡丹能够“甲天下”的原因之―。
        北宋时,洛阳牡丹的规模是空前的, “大抵洛人家家有花”。当时洛阳人不单单爱花、种花,更善于培育新品种,牡丹“不接则不佳” ’他们用嫁接方法固定芽变及优株品种。这就是北宋时最突出的贡献。
南宋时,牡丹栽培中心南移,由北方的洛阳、开封移向南方的天彭(四川彭县),成都、杭州等地。在这些栽培地,首先引种了北方较好的品种,并与当地的少量品种进行了杂交(天然杂交),然后通过嫁接和播种的方法,从中选育出更多更好的适宜南方气侯条件的“生态型”牡丹品种。陆游著的《天彭牡丹谱》中记述了洛阳牡丹品种七十余个,可见其引种的规模。
        南宋时期,选育天然授扮苗,进行播种繁殖,这在今天的育种工作中仍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        明淸时,我国牡丹的栽培范围已扩大到安黴亳州、宁国,山东的曹州,以及北京,广西的思恩,黑龙江河州等地,据《松漠纪闻》载述了黑龙江至辽东一带种植牡丹的情况:“富室安居愈二百年往往为园地,植牡丹多至三二百本,有数十干丛者,皆燕地所无”。另据《思恩县志》记载:“思恩牡丹出洛阳,民宅多植、高数丈,与京花相艳,其地名小洛阳”,这说明当时牡丹“临界线”北推移到黑龙江,南至广西。
        明清,牡丹的栽培技术更加趋于完善。明•薛凤翔撰写的《亳州牡丹表》、《牡丹八书》,从牡丹的种、栽、分、接、浇、养、医,忌八个方面进行了科学总结。
        清初,陈昊子辑的《花镜》中对牡丹的生长习性作了进—步的闸述:“牡丹宜凉畏热,喜燥恶湿,得新土则根旺,栽向阳则性舒,惧烈风酷日……”这对我们今天栽培牡丹仍有指导意义。另外书中还列举丁牡丹的栽培哲理防治病虫和养护方法。同时代的余鹏年撰写的《曹州牡丹谱》中除将前人的栽培经验作了概括性总结外,还记述了当时京城的熏花技术,清代熏花已十分遍布。据《曹州牡丹•附记七则》载:“右安门外草桥,其北土近泉居人以神花为业,冬则擷火煊之,十月中旬,牡丹进御矣。”再据《五杂俎》载:“朝廷进御常有应时之花,然皆蔵土窖中,四周以火逼之,故隆冬时即有牡丹花,道其工力,一本到数十金。”这时的催花技术已达到相当髙的水平。此技术至今还在采用。
        明清,牡丹的栽培规模巨大,王象晋撰《群芳谱》记载牡丹品种185种。乾隆年间编纂的《洛阳县志》列古代和当时品种共169个,淸代《秘传花镜》中也记栽131个品种。
        育种方面,选育天然授粉苗,进行播种繁殖,从而增加品种数量。
由亍种种历史原因,建国前夕,各地的牡丹基本毁之―旦。
建国后,在党和各级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,牡丹种植业得到了恢复和发展,尤其是在改革开放的十余年中,各地牡丹的栽培数量不浙增如,栽培技术水平逐年提高。洛阳、菏泽、彭县等地先后成立了牡丹专业的科研机构一―牡丹研究所。在前人的栽培管理的基础之上,使牡丹的栽培技术又得到了新的发展,有30多项科研顼目通过鉴定和获得成果。许多项目有新的突破,达到国内同行业的领先水平。如:用芍药根嫁接牡丹的快速繁殖技术、牡丹春节催花技术研究、秋季牡丹嚣地催花技术研究、牡丹盆景技艺研究等等。同时,国内还出版了一批有较髙学术价值的专著。如刘淑敏等编著的《牡丹》、喻衡著的《牡丹花》、《菏泽牡丹》、魏泽圃等主编的《洛阳牡丹》、李嘉珏著的《临夏牡丹》等等。这些著作在前人基础上,进一步得到了充实和发展,在栽培方面,不仅较系统完整将其理论化,而且,也作了探索性的研究。从牡丹的繁殖到栽培管理,从牡丹的育种到病虫害的防治都一一作了阐述,使牡丹栽培技术达到相当高的水平。另外在牡丹的组织培养、无土栽培、辐射育种方面都作了新的探索……